黑洞

1.為了確認自己身體的邊界,我將剩餘的形狀儲存在自己的影子中。當我們靠近,陰影部份重合。有段時間我無法區分自我與他人差異,所以分離的時候還以為自己一部分離開了。

2.今天是我二十六歲生日,自身理應早已死亡的想法每年越加強烈。過去由於影子和身體體積需要維持均衡比例,我被迫不斷變形。直至我二十一歲有天發現地上的陰影不再擴散,我終於固定了。這才讓我更無法忍受。

*「我」都是不相同的人。

#1

那是一個邪惡的創造物,在無人知曉的貧瘠土地生長。吸收了土地所有的營養,使自己的身軀變得巨大。在一個炎熱的夏天,我用鎚子和刀砸開它虛偽的外殻。亮而黏稠的紅色汁液流出,我埋頭吃它的血和肉。它的氣味吸引附近的人,引發了一場世界戰爭,即使它體型巨大,仍然不夠與所有人分享。最後我們的嘴邊和雙手都充滿紅色,但是我們仍然不滿足。 #西瓜

#2 Luna=banana

天上的月亮一旦掉下來了,就成為了平凡無奇的東西。它會被裝上了一個愚蠢的名字,被人嘲笑。有天人們發現它可以吃進肚子,很快他們學會一片片的撕開它的皮。只有偶爾在小學生學習比喻手法的時候,才會發現它和月亮長得好像。 #香蕉

1.

窗是是兩個空間,即外空間和內空間有限度交接的地方。而透過改變流入軌跡,舉例說架設不同形狀的窗框或塗改玻璃顏色,就可以改變光和空氣的形狀。在窗上貼上一片十字,那麼世界就會缺失一片十字——對我這種膽小懦弱、只敢窺探的人而言,就是這樣的原理。

2.

裝載牙刷牙刷的玻璃水杯,擁有我整個寢室最複雜的構造。它有樂器的特質:水注入時生出從低至高的叫聲,至水逸出倏然寂靜;具有旋渦的特性,攪拌時多層的圓快速旋轉,中和牙刷黏著的白色泡沫。並上述兩項要素,孕育底部具有生命的沉潰物。

5.

溺死在台東的海岸,有機質的海排斥吞噬靈魂後殘留的身軀,死體垂直地浮於水面,密度過大卻不往下沉,自旋著被海流帶離深水區最後擱淺,變得與沙灘上一恆河沙的貝類無異,俱被奪去生命。

6.

6:44am。

嚴重失眠,連續清醒36小時。

徵狀:劇烈頭痛、耳鳴、噁心、無法下沉、無法下沉。

「試著去想大海。」

「欸?」我不明白心理學家說的話。

「人類的祖先來自大海,後來才逐漸登陸。但是潛意識的部分還保留處身鹽水的感覺,例如胎盤就是模仿海洋環境。想象帶有海的意象,有助睡眠。」

恐懼即將要入睡,頭向下的被生產下來,墮入天空窒息在大氣中,不全的鰭撞擊水面。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