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譚——夏夜的血宴

第二次聽Soma老師的民間譚表演,其中我覺得有趣的地方是,說到民間譚的食人妖時,他們對人肉的處理都很講究,知道要加香料、燉湯。像是在西遊記妖怪想吃唐憎的肉,也經常提到怎樣烹飪。清蒸的方法在中亞常見,東南亞則是油炸居多。傳播的人以自己料理喜歡的方法描述。

虎姑婆的故事傳播到也門和北美,他喜歡吃的地方也不同。有時是舌頭有時是腸,這些料理細節都被視為重要的情節被保留下去。

食人妖的民間譚會出現,其中一個說法是人類對自己肉體有興趣,想知道吃起來什麼味道。有時人看到嬰兒滑嫩的臉和腿就想想咬,而傳播這種民間譚的人都是很久以前的古代人,當時醫學不普及。他們想知道嘴巴造成口感、觸感、體驗,並融入故事情節,以這種特殊方式認識身體。

精神分析的說法則是吃人是性欲反映。「把某個人吃了 = 跟他性行為」這種說法不只在台灣流傳,而是在世界各地都有出現。性想像與口腔的神經反射聯繫起來。

然後是補充上次民間譚介紹的介紹。Tale的性質是一個人傳一個人傳很多次,而民間譚傳播距離遠、時空遠,小紅帽首先在10世紀,之後幾世紀又陸續出現不同文字版本。

民間譚只交代世界,每個講述者道德傾向被稀釋,特別是哈薩克斯坦的講述者傾向拿去故事道德教訓。而且民間譚聽到後面很多時候都發現格言被推翻,而且很少完全美滿的結局,通常帶有犧牲取捨,happy ever after是由20世紀知識分子創造的。民間譚以故事為核心。

民間譚程式性表現。英語世界習慣在開首使用「once upon a time 」;伊斯蘭世界則是「有這樣的事或者沒有」,而且會發現有很多名叫哈桑的人(俄羅斯很多叫伊凡的人)。

民間譚由一個個母題單元組合,自由重組拼裝產生不同版本,所以有時會在其他的民間譚聽見同樣情節,例如海中唱歌的母題(不過民間譚的人魚以恐怖、尖牙、體型比人類大兩三倍的形象出現。),這是收集分類學研究。

至於食人妖的形象。他們不會出來就是吃人,過程也不血腥,反而性格耿直,在很幸運的情況才能真的吃到人。希臘的吃人妖還還喜歡吃芝士,因為肉加芝士很好吃。

食人妖通常有兩至三人甚至到五個人高,但沒有到巨人程度。全裸,住在原始部落中。女性食人妖乳房豐厚,有時甚至拖到地面要撈起來。

然後現實的食人族也有食人妖民間譚。

馬賽爾群島的食人妖故事中,每個海島都有一個主人掌管一種能力。故事中男孩殺死說故事的主人,導致自己也喪失說故事的能力。

在東南亞說故事經常為了讓人睡著。民間譚善講故事的人,很多都心壞不軌準備吃人或者做其他壞事,這也是「妖言惑眾」的由來(煮東西唱歌都是為了做壞事)。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