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闇黑孤島

看完貴志𧙗介的闇黑孤島了,因為看過深紅色迷宮和雀蜂大概知道他寫生存遊戲的調性和收尾方法,但講到職業棋士的部分經歷過於似曾相識:

就連他本身也對自己的能力深信不疑,認為自己最晚十六、七歲就能躋身職業棋士的殿堂,成為明星級的騎士,耀眼的未來就在前方。

這才不是小事!對我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無論如何我都要突破三段循環賽,成為四段,成為專業的象棋騎士,我一直把這件事當成人生的目標⋯⋯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那究竟代表什麼意思。男人一旦淪為喪家犬,這輩子就完了。淪為喪家犬,這輩子就再也無法取回自己的尊嚴。一旦陷入那種狀態,我可能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各式各樣的想法在從前的腦海中來來去去。這一期的三段循環賽只剩下兩局,要升段應該是無望了。距離二十六歲的生日只剩下十二期的時間苟延殘喘。他剛進獎勵會的時候,從來不曾想過自己無法成為職業棋士,但這個可能性化為實際的威脅,一天又一天地迫近。

我到底在這裏幹嘛?

這段時間應該拿來鑽研象棋才對吧?對手們全部都摩拳擦掌地努力備戰呢!

想要轉換心情不過是個名目,因為理紗想來才陪她來也不過是個藉口,事實上,自己一直逃避就痛苦不是嗎?我只是擺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事實上,我每天都在找藉口逃避不是嗎?從以前到現在,其實我從未真正努力到不可能再繼續努力的極限。

只剩現在了,從現在開始還不遲。重新退回原點,矯正自己的象棋技術。

這真實描寫畫畫時候的自己⋯⋯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