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人慈

早前看完《人慈》,尼安德塔人、復活節島的故事每聽一次就略為變形,讀時感到有些偏頗,與其說是闡述事實,不如說選擇相信了什麼。

首先作者認為智人沒有種族滅絕尼安德塔人,而是智人比尼安德塔人有更高共同合作的能力,所以更能夠應付最後一次冰河期的嚴苛氣候條件。

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相比頭顱較短和圓,有著較小的眉骨,就像已經馴化的狗和狼的分別。所以人類也會自我馴化,在馴化的過程中,友善的個體有更多後代,攻擊性強的人繁衍機會更少。經過數萬年馴化,人的外貌更為女性化和幼年化,有著更久的幼年期、較友善的行為、更多血清素和催產素和較好溝通能力。

然後作者歌頌狩獵採集社會,他認為人的天性善良熱愛助人,人類遊牧祖先早就跨過150人鄧巴數門檻,有龐大的朋友圈。遊牧祖先會避免暴力,統計數字指出部落極高謀殺罪通常是少數幾人所為,或者發明農耕定居聚落之後發生。

遊牧的狩獵採集社會生活悠閒輕鬆,每週只需要工作二十到三十小時,孩童籍由玩耍學習,而團體領導由團體決定。

直至一萬年前農業興起,人類開始定居就誤入歧途。私有財產和農耕的出現讓人有財物可以爭奪,開始對女性壓迫,而且更不信任陌生人。

農民在田裡長時間勞作卻營養不良,不如狩獵採集社會的獵人健康。然而農耕定居地每一畝土地可以收成更多食物,足以供養大規模軍隊,征服遊牧部落。

在法國大革命之前「全球三分之一人口都還活在一名富有君主的奴役下。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口以耕作為生,而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過著赤貧生活。」,而在這個社會結構,反社會人格者和無恥的人,比友善者更容易在職涯領先當上位者。

於是人的惡由少數極端自我主義者、投機者、自戀狂和反社會人格上位者引導出來。盧安達屠殺是官僚仔細籌備、組織精良的活動,殺戮僅由極少數人執行;納粹是洗腦操控,利用人類友誼、忠誠、團結等特質,讓他們發動戰爭和屠殺猶太人。

作者指其實普通人對於殺害同類有本能的抗拒,戰爭中士兵開槍率很低,大部分的死傷都是少數士兵的造成。

也提到現在的科學界由人性本惡的觀點統治;經濟學把人類定義為合情合理的經濟人;新聞報導更多負面事件。資本主義主張人不會自我推進,鞭策人們行動主要是金錢。

人們假定他人只在乎自己,其實絕大部分人更認同樂於助人、誠實和公正等價值,而不認同財富、地位和權勢更重要。「人就是自私不值得信任」的想法成為反安慰劑,形塑出更糟糕的世界。

作者也鞭笞史丹福監獄實驗和米爾格蘭電擊實驗不嚴謹,凱蒂.吉諾維斯案報導偏頗,《蒼蠅王》的故事不反映現實。最後他給了十條恪守規則,去練習修改對人性本惡的看法。

下面是我覺得書有趣 or 有用的地方就直接抄寫了:

1. 相信人類本性邪惡,也為惡的存在提供了一個有條有理的解釋。面對仇恨和自私的時候,你大可告訴自己:「喔,沒辦法啊,人性就這樣嘛。」但如果你相信人性本善,你就得去問邪惡到底為什麼會存在。這種想法意謂戰鬥與反抗是值得做的事,而這種想法也會迫使人有義務要行動。

2. 二○一三至一四年動身前往敘利亞的數千名聖戰士,有四分之三的人是透過認識的人或朋友招募來的。根據一份外洩的伊斯蘭國普查,大部分人對伊斯蘭信仰一無所知。少數人睿智地在出發前買了《輕鬆認識古蘭經》(The Koran for Dummies)。一位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官員表示,對這些人而言,「宗教是事後才加上去的想法。」

3. 霸凌常被視為我們本性的一種癖好;身為小孩的某種不可或缺部分。但多年來針對霸凌盛行處累積了大量相關研究的社會學家說,不是這樣的。他們把這些盛行處稱為全控機構(total institution)。社會家厄文.高夫曼(Erving Goffman)在差不多五十年前,就用以下的說法描述過這種機構:

.每個人都生活在同個地方且服從單一個權威。

.所有的行動都一起執行且每個人都做同樣工作。

.活動的安排非常僵硬,通常是一小時一小時如此排定。

.有一套由明白且正式的規則所組成的制度,由一個權威施行。

大概就是這樣 = 如何平鋪直敘讓書變得不有趣示範。

& 復活節島我首先接觸的是戴蒙賈德的世界觀,人口增長和部落之間競賽,浪費木材和食物建造運輸巨型人像,彰顯部落的實力。揮霍島上資源導致棕櫚樹滅絕,沒有原料製造船隻出海和捕魚,復活節島成為與世隔絕的孤島。島上食物也開始匱乏。島內糧食嚴重不足開始人食人,文明倒退。

然後是嚙齒動物破壞種子導致森林變成平地。

再來是這次復活節島上的人身強體壯,森林砍伐不是大的問題,因為樹林消失後耕地增加其實是食物增產。

可以看出我整體是不認同這書所說的⋯⋯雖然作者提供了非常多證據證明人沒有想像中那麼壞,但是也有很多證據證明人真的首先為了自己(類似下面的資訊),也記得遊牧民族會通過棄嬰、棄老,減少人口:

Gender, social norms, and survival in maritime disasters

再說兩岸仇恨都處理不好了,幾乎沒有人心平靜接受對面的敵人或者也是好人⋯⋯連說出來都會變成箭豬。即使接受了,也只會陷進更大的矛盾之中。

我真的很喜歡用「合情合理、合符邏輯」去形容發生的惡,用預料之外用形容善意。

負面體驗的深刻不是其餘所有的善意累積能補償的,經歷過一次世界的薄紗揭開,就像意識到死亡是恆常,腦部掌管情緒的部位也會改變。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