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譚——群星的成形

(活動的封面插畫由Kay Nielsen繪製)

昨天跟上梓書房最後一場線上民間譚,其中提到韓國李氏朝鮮時期不止是民間譚,敘事詩、文人創作都帶著一種恨的特徵。Soma將這種「不知道原因,但是造成不幸的結果」描述成恨意。

繼續每聽一次就變形一次的民間譚背景筆記,還是資料不保證沒有聽錯:

民間譚通常是散文體,不壓韻,表面化,不會描述角色心理活動,而是透過情節推動。當民間譚流傳到不同地區時,會不斷轉換故事中出現的動物 / 景色,而有名的民間譚像是小紅帽已經出現自證律。

20世紀一些學者為了彰顯人類善良光輝,將民間譚修改以符合價值觀。像格林兄弟童話七次(?)改版,從生母變後母,殺死變成放逐。這樣對民間譚造成不少破壞,直到21世紀學者才努力從前人還原民間譚的故事。

至於安徒生的童話,雖然用上民間譚的元素,但完全是藝術創作。

什麼東西變成星星這個母體來源很早,15000年到新石器時代已經存在。塞爾維亞是重要民間譚寶庫,保留愛琴海流傳民間譚的技術,留下很多語料文本。當地上人物變成星星,星星的亮度、顏色、閃爍都會影響對人的描述。

「星星的丈夫」是常見的母題,民間譚的敍事程式是提到暗就要提到亮,而且亮的性質比較負面時,暗的就比較高貴 。

俄羅斯和蒙古交界有非常多少數民族,雖然對星星連線方式不一樣,但是歐亞大陸的少數民族都會注意北斗七星(故事中稱為兄弟星,像從山坡滾下來)。

民間譚中描述的儀式不能當成實際存在民族儀式證據(例如保加利亞驅魔儀式),裏面描述民族活動有很大部分是錯誤的,像是摩洛哥沒有國王,但該地民間譚出現國王。民間譚從外地流傳過去,故事發生的背景也可以在天上、海上、山洞裏,憑藉敍事者的想像虛構出來。

民間譚有固定框架但血液不同,所以即興和框架、要同時研究,民間譚敍事學也有影響新聞的敍事學。

死亡的小孩變星星的母題在東南亞很流行,而且死亡小孩來自不光明的交配。

在大洋洲馬賽爾群島,入夜後心宿二很早升起,低懸地平線,卻在2-3小時後消失。而昂宿星團會升到經過正北高空,其中五車二被稱為星星的母親。以海洋為主的民族,獨木舟能划過幾千公里,深夜中星星指向很重要,所以變成星星也有領航的特徵。

感想:好想移居到高雄每周聽Soma說故事嗚嗚嗚⋯⋯Soma他是我最大偶像,他的書我能買的書都買了但是都看不懂,還領到了親筆簽名簽在買的書包裹的掛號單上

因為書太好看還絕版了,不閱讀不打開就是最完美的狀態。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