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一

顯然,世界就是純粹的滑稽模仿,意即,我們所注視的每個事物都是另一個事物的模仿,或者都是同個事物令人失望的形式。

這已經是五月份的圖。那時陷入偏執狂,最後出現兩個形式。

在我的世界觀裏面,網站一開始才是最光明、最美好的時刻,到發起第一篇文章之後,直至經營上軌,就開始混濁起來。然後我目光開始移向「未來」那一片能夠譜寫的空白。

我看著新建的網誌,很久也未能動筆,像是害怕踐踏了什麼,結果一拖就拖到九月。其實那只是一個誤會引致的動作,之前努力所做出的成品也不滿意,又怎可能水準忽然上升--明明走到哪裏情況都是一樣的。雖然我瞭解,可是我無法阻止我的歇斯底里。

結果我成為了一粒煩膠_(:3」∠)_

這是最後一次搬家,大概。既然有想過問題所在,那就不會再一聲不吭離開了。

最近的我在低谷裏徘徊,要做的東西一直沒有辦法完成,然後因為原地逗留太久,心生出很多黑暗的根。根的突觸接收著以往不曾去理解的膚淺之物:在特定時刻,一些事物會偶爾觸發原始的精神活動。因為那是毫無理由的純粹感性,因此也無法好好處理。

畫畫對於我來說依然是件痛苦的事,我痛恨它,不過我無法放棄。因為我不用力就畫不出能看的作品,我有時甚至覺得,我這麼努力地畫,已經超越一般畫作的誕生過程。

但是我很清楚,我的畫也跟藝術完全沾不上邊。

我明瞭到這是與寫作完全迴異的思考模式,那是直觀的,屬於感官刺激的。在闡述為何深陷其中的時候,重覆說著同義反覆的話--因為喜歡所以喜歡;又或是喜歡是不用理由。因為他自己也不清楚,這就是膚淺。膚淺是與人類的原始欲望聯繫,越為膚淺,其形式就越為純粹,越能攻陷人心。

我思考著令人喜歡的方法,去拆解那些令我喜歡的事物,看看裏面到底藏著什麼,有什麼特性,會使人多數人喜愛。首先要承認,大眾不代表差劣,它是最優秀,它是凝視著我的黑暗之淵。

然後我發現我很努力用商人的方式思考,卻說我只為自己而創作。

我認為在這裏停住是最好的,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想說,可是說話哽在喉嚨太久,大概有半年之久,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一團不明所以的物體。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