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彌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發現,房間窗外的矮樹掛著一窩麻雀鳥巢。當鳥巢掉下一隻小小鳥,他小心捧起,放在温暖的紙皮箱。小鳥看起來非常虛弱。彌生去找老師,老師說不用太過擔心,動物裏面有自然的淘汰的機制,在一窩鳥裏面,有的注定無法生存下去。

#1

彌生躺在柔軟的酒店大床上網,手指滑動到手機某一頁面停止了動作,稍微露出認真的表情。銀行顯示數字比他預計的下降得要快,他本身以為一百六十萬的遺產可以繼續三四年,現在最多撐到兩年左右。

窗外霓虹燈招牌本身具有情色的意義,這裏是SM主題俱樂部的旅館。彌生已經在這個房間住了三個月,狹窄的受眾意味旅館價錢比一般昂貴。

當母親死前將所有遺產全部贈予彌生,而沒有給父親和哥哥留下任何時。彌生意識到自己必須離家出走。彌生的父親很久以前已經不要彌生了,並不是實際行動上的遺棄。父親也愛過彌生,曾經有一段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在對一次次的失望過後,父親的眼神充滿放棄,視如陌人。

彌生流落街頭,不過他有錢,很快他找到這個地方,並在短短半年就花了四十萬在住宿和吃喝玩樂上。

彌生的母親是真正絕情的人,她由衷地認為彌生已經無可挽救的廢人,以免他會餓死,決心所有積蓄留給彌生。這樣強烈的愛所隱含殘酷的訊息,注定了這筆錢不會用在正確的地方上。

彌生沒有可能接受這筆錢,但是也沒有辦法放棄現實所需,所以他合理地將錢轉化,將錢用在最無意義最荒唐的東西上,藉此維持自我完整。

#2

彌生家的花園種有一株小樹,正對著房間窗戶。

那一年彌生十一歲,他發現樹上掉下一隻雛鳥。彌生因為好奇心靠近,卻因為小鳥的醜陋而被嚇倒。粉紅色的身驅稀疏插著羽毛,無聲嘶叫著。那像是剛從子宮產出,還沒有完成在生與死之間的超越任何一方的怪物。彌生小心拾起它,放進一個紙盒裏,往學校方向奔跑,去找老師。

彌生沒有朋友,對同鹷的小孩子只有無聊的看法,因為他脾氣乖戾交不上朋友。但是彌生表現得過於聰明,所以大人雖然困擾,卻將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

從彌生第一次看見物理老師,他就覺得不會再遇見比老師更悲觀的人。不過這不並影響彌生喜歡他,他覺得老師的說話方式很有趣。而且只要說對了不起,不論對老師做什麼都可以得到原諒。

頭像是渡邊さとみ,很可愛吧⋯⋯覺得可愛的話,我們就是已經認識的心的朋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unum adhuc graece mea ad. Pri odio quas insolens ne, et mea quem deserunt. Vix ex deserunt torqu atos sea vide quo te summo nusqu.